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亚青 阿松·桑昂丹增

若需请示佛教法义,敬请登陆利乐之源网站:www.llzy.org 佛法问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见闻忆触及触吾影者,对吾恭敬供养或生嗔。与我结缘一切之有情,敬祈文殊上师慈摄之。请常持善念。

持明前贤修规 老顽解脱行迹——印圆双运欢喜妙音 第9讲要义  

2013-08-16 12:07:11|  分类: 利乐之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持明前贤修规?老顽解脱行迹
——印圆双运欢喜妙音

蒋阳龙朵加参仁波切   
阿松?桑昂丹增仁波切  传讲

 

第九讲 2012年4月4日


 

【前行要义】

       正确理解修行理趣比修行本身更重要

此次宣法之前反复地教诫过大家:所宣的法不重要,宣法的意乐最重要;所闻之法不重要,闻法的意乐最重要;修法不重要,修法的意乐最重要。重要之故此时大家应反观自心:自己的意乐怎样呢?如是奉行非常关键和重要。

之前我曾宣讲过观察修不重要、安住不重要或者前行不重要、正行不重要等等,讲解了很多不重要。有些人不知道修行理趣听了以后就产生疑惑:难道这些修法不重要吗?难道这些都不是修法正道吗?

不是说观察修不重要,而是说在观察修的时候,首先要知道如何去观察修才是最重要、最关键的。大家一定要消除这些疑惑。有些时候我也会讲解前行非常重要,有些时候说直断的窍诀非常重要。但此次强调的这些不重要,是因为如果不知道修行理趣或殊胜之处,是无法修成正法。所以说修法本身不重要,修行理趣更加重要!所以说一定要消除这些疑惑。

很多人认为修行大圆满法时,于无思无念当中安住是最重要的,却不知道安住的理趣,也不知道安住的重要性在何处。比如说,晚上睡眠(或者昏迷)时,如果没有做梦也没有任何思维,那这样能证悟大圆满吗?是无法证悟的。没有任何理由的修法无法证悟。不重要的原因也在此处。安住不重要,而是为何要安住的理由最重要,知道安住的理由非常关键和重要。

有些人认为观察修重要,安住修不重要。认为安住在无念当中如同被石头打昏过去一样,所以安住不重要,观察修重要。但观察修本来就是妄念,无始以来我们就在妄念迷乱当中,一味地观察修就是妄念加妄念而增长迷乱,因此观察修也并非重要。

有些人认为前行重要,积资净障需要修持五加行。若没有前行,观察修和安住修都不重要。但如果不知道修行理趣,只是去顶礼的话,也不是最重要的。

为什么这样重复强调修行理趣的重要性,就是因为修行之法不重要,修行的意乐最重要!修行关键就在此处。

有些人认为修行就是安住。仅仅安住修就可以吗?是不行的,必须要有观察修。仅仅是观察修、不需要安住修可不可以?也是不行的,观察修和安住修交替而修。仅仅有安住修和观察修就可以了吗?也并非可以,必须要具备积资净障之助伴。有些人认为仅仅修上师瑜伽就可以了,也并非是这样。有些人认为仅仅修窍诀就可以,而不需要修上师瑜伽,也并非如是。

若只在口头上说安住重要,这样没有任何意义。必须要知道安住重要的理由是什么?安住有什么利益?安住有什么过失?观察修有什么利益和过失?必须要清楚这些修行理趣以后,才可以如是奉行实修。

大家一定要理解修法的法相和理趣,正确理解是非常重要的。比如说安住是需要的,但安住要有相宜的时间,并非时时都在安住当中。(对于次第根机),如果时时都想保持在安住当中就是修行之偏道。同样观察修也有观察修的时机,如果时时都想在观察修当中的也是修行之偏道。所以说正确理解修法方式的理趣非常重要。

调伏自相续为佛法

今天所宣的法也要反观自心,自心非常重要。仅仅说这个法好,但是不知道好的理由,那么意义不大。修法、修法,首先要理解这个法,知道这个法的法相是什么?修法有什么利益?修法有什么过失?这些道理必须都要清楚。仅仅说这个修法很好、很好,意义不大。

今天我所宣的也是法,你们听闻的也是法。那么这个法的法相是什么呢?法的法相是为了调伏自相续,我宣法是为了调伏你们相续,所以你们闻法必须要反观自相续、调伏自相续。此就称之为法。如果所宣之法和你的相续分离的话,那么这个法无法调伏你的相续,也无法成为佛法。

此次所宣之法是由何人所宣?为本师释迦牟尼佛所宣之法。本师所宣之法是什么?本师所宣之法为佛法。此佛法叫什么?此佛法叫妙法、叫正法。为何称为妙法和正法呢?此法能调伏自己的相续之故,因此称之为正法或者妙法。

本师释迦牟尼佛先修行此妙法而调伏了自相续的一切烦恼怨敌,降伏相续中的四魔,如如现见法性实相,圆满证得无上正等正觉之菩提果位以后,为利益他众、调伏他众相续的一切烦恼怨敌而宣讲了这样的殊胜正法。所以本师称之为世尊、善逝、出有坏。

此法能调伏你的相续,所以称之为佛法、正法,否则无法称为正法。此次所宣之法若能调伏你的相续,那么此次所宣之法对你有利益。若无法调伏你的相续,那么此次所宣之法对你无有意义。

本师释迦牟尼佛所宣“自净其意、此乃佛教”,意思为能调伏或者清净自相续或者他相续,就称之为佛法或者佛教。

修一切法反观自心非常重要

修一切法反观自心非常重要。比如说今天讲法,大家入座之前都在行持三次顶礼,此顶礼一般来说是正法,但到底是不是正法就要反观自相续。反观自相续就能了解自己顶礼到底属于道貌之相还是正法。这样宣讲以后,很多人相续都会产生这样一种疑惑:上师在宣讲什么呢?怎么顶礼还不是重要的呢?怎么顶礼不真正属于正法?为什么?

此时反观自相续就会知道:顶礼不重要,顶礼的意乐最重要。反观自己就能了解这个道理。今天在座的每一位都行持了三次顶礼,反观顶礼时的自相续,就能知道自己的顶礼是道貌之相还是如法之顶礼。若是道貌之相顶礼,此顶礼并非重要。

有些人认为顶礼就是佛法、就是清净之正法。那么反观自相续就知道刚才顶礼的时候自心的意乐如何。比如双手合十在心间的时候,你是如何去作意的呢?当双手举在头顶的时候,你又是如何作意的呢?当双手在喉间的时候,你又是如何作意的呢?最后双手在心间的时候,你又是如何去作意的呢?是否没有任何作意而仅仅身体行持呢?还是身中有心、心中有所缘这样去顶礼的呢?自己反观刚才顶礼的时候自相续是如何做的,自然都能了解刚才顶礼并非是清净之正法。此时应该了解我为何宣讲这个顶礼不是正法的缘由。

昨天曾宣讲安住并非大圆满法,也宣讲了观察修也并非是大圆满法……这样宣讲以后,很多人心中都有疑惑。所以今天讲解顶礼的时候要反观自相续,如果顶礼之时,只有身体行持,而身中没有心,这样顶礼的话并非是正法。

本师初转法轮之时,首先宣讲法的法相和性相,一切法都是为了利益自心!是否对自心有利,反观自相续都能理解这一点。在座的每一位都在修法,法就是为了调伏自相续。这个法有没有修好?有没有修成?反观自相续,看看有没有调伏妄念,自然就能知道。

唯有自己才能保管好自心

大家要知道这个心非常重要,必须自己要保管好自己的这个心,他人无法替你保管。

早上我给万名藏族僧众讲解的时候,也如是讲解——自己要保管好自心,他人无法帮你保管这个心。即便把心放在房中或者门上锁几个锁,都无法保管这个心;或者说很多管家拿着棍棒在你身边看着你,也无法帮你调伏这个心。所以说这个心非常重要,要自己保管好自心。

心之重要性

要知道心的重要性。三界六道轮回之造作者是这个心,所承受轮回之一切也是这个心。痛苦安乐也是这个心去造作,身无法造作。也是这个心去承受来世痛苦而不是身。死亡以后身被扔到尸陀林里,而不能跟随心到来世。所以说一切痛苦安乐都是心去造作、心去领受。由于心如此重要之故,所以此时所闻之法不重要,而是闻法之时心最重要,关键之处也在此处。

修法就是为了调伏自己的心。自己把自己的心保管好的话,身和语会跟随心而行持。如果心没有保管好的话,身语会造作十不善业,如杀生、不予取等恶业。所以凡夫的心未保管好,都会造恶业。所以说一定要保管好自心。

那么如何去修这个心呢?并非在无念当中修心。而是能对治心相续中的贪心、嗔恨心和痴心,和以前相比,能减少减轻贪嗔痴,说明你处于在修法当中,那么所闻所修的这个法对你有益,要这样去反观自己的修行。

所宣之法都为调伏相续

我所宣的每一个法,都是为了能调伏你们相续的这个心而宣讲,因为心是重要的,所宣之法为了能调伏你们的相续、调伏你们的心而如是宣讲。

尤其是汉族弟子,我时时都在观察当中。你现在口中所说的话和身体所做的行为,和你以前初到亚青的时候有何区别?此次所宣之法对你们有没有利益?你们有没有修法?回去是否调伏自相续?我时时都在观察你们。

从喇嘛仁波切的法体供法会开始以后,讲解大圆胜慧,接着在闭关期间讲解前行,现在讲解喇嘛仁波切的传记。这样讲解以后,很多人都认识和理解心是最重要的和反观自心的重要性。这就是我最高兴、最悦意之处。因为你们这样理解以后,就能反观自相续、进而知道自己是否为具器弟子。我以后也会更加强调、更加详细地讲解这点。这也是我最悦意和高兴之处。希望大家如是奉行。

一切法之根本乃深信因果。要深信因果,就要反观自心;反观自心以后,自然会更加深信因果。接着要对上师三宝生起信心,就要知道轮回的痛苦,知道轮回痛苦就会生起出离心和解脱心;反观自心以后,出离心、信心、对众生的慈悲心和菩提心自然也会生起。这就是修法之根本,应该如是行持。比如说本师所宣之菩提心该如何去修呢?首先要以自身为观修对境,反观自身的痛苦,如果能够认识和体会到自已的痛苦,自然对别人的痛苦也会感同身受,这样生起菩提心。若不反观自心,无法修成菩提心。所以说反观自心非常重要

 

【传记正文】

共同外传 第三章 修持苦行 承侍上师

由于形势非常动荡,我们又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。活佛仁波切说:“现在我们不跟着流浪者他们(到处奔波),不自找苦吃。”我们就在节芝玛的树林那里住下了。

当时喇嘛仁波切和昌根阿瑞活佛住在辽西地区,此时的动乱更加严重。喇嘛仁波切和昌根阿瑞活佛搬迁到了辽西的上部、阿宗寺下面,一个叫节芝玛的地方。这个地方有个小树林。昌根阿瑞活佛说也不需要跟着牧民搬迁,这样只会自己遭罪而已。因为当时很多牧民到处搬迁流浪(以躲避军队),他们也无法赶上牧民。

有一天,昌曲河那边响起很多枪声,那是汉人和牧民发生冲突,汉藏双方死了很多人。

有一天在昌曲河边响起了很多非常激烈的枪声,当时汉人和逃跑的牧民发生了争斗,很多汉人和藏民都死在此战斗中。

我们下方的汉人军队过来时,我正在树下打坐,坐了一会儿睡着了。醒来时身边有很多汉族军人,我寻找有没有两位活佛仁波切,却没有看到。

两位活佛仁波切到了汉人手里,那我留下来也没有意义,就到汉人军队里面去了。在路上捡到活佛仁波切掉的念珠,活佛仁波切应该被汉人军队带走了。一个翻译都没有,汉人军队哪里都不让我去,把我双手反绑在树上整个晚上。还不知道两位活佛怎么样,心里非常痛苦。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死是活,身体一直痛,心里又非常痛苦,就祈祷三宝和念本尊心咒。

当时喇嘛仁波切经常在一棵树下修行打坐,那天打坐一会儿就睡着了。当他醒来的时候,发现周围有很多汉族军人。喇嘛仁波切第一眼就去看两位活佛还在不在。结果发现活佛们不在,可能是被军人带走了。喇嘛仁波切就想自己留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,就跟着军人到了军队中。在路途之中发现了昌根阿瑞活佛的念珠,于是知道两位活佛已经在军人手中。当时没有翻译,军人又不让他随意地走动。那天晚上把喇嘛仁波切的双手反捆着、绑在了一棵树上。当时喇嘛仁波切不知道两位活佛健康状况,也无法预料自己的生死,加上自己手又被反捆着绑在树上之故,身体遭受痛苦,但内心更加地痛苦。此时喇嘛仁波切祈祷三宝、并且整夜都在念诵本尊心咒,直到天亮太阳升起来。

随学上师 如理奉行

之前我也提醒过大家:修法不重要,修法的意乐最重要的。但有些人却不知道重要性。如何去修法呢?这个法应该如何去修呢?该如何奉行修法的方式呢?今天所宣之法为祖师和喇嘛仁波切如何修行,对法如何苦行。在讲解当中应如理善听并铭记于心。

此时所宣传记内容为喇嘛仁波切被很多汉族的军人所包围,并非说这些汉族军人是敌人,而是讲解喇嘛仁波切处于这样一种艰难的环境当中,但喇嘛仁波切把此痛苦与法相融而奉行佛法。所宣之法重要性也在此处。

在这一夜,喇嘛仁波切的手被反绑吊在树上。喇嘛仁波切并没有对军人生起嗔心,而是在痛苦之时,仍在祈祷三宝,仍在实修,念诵本尊心咒。从传记这一点就说明:喇嘛仁波切把痛苦与法相融,时时依教奉行。之前我也提醒过大家,不管是安乐还是痛苦,是好还是坏,出现任何状况都要祈祷三宝、祈祷上师。在喇嘛仁切的传记当中也体现此点之重要性。喇嘛仁波切在痛苦当中仍然祈祷三宝、仍然在实修当中。

天亮太阳出来的时候,我“哈呜[1]”了一声,一个汉族军人过来为我松了绑。由于反绑的原因,手很难放回身前,一个汉族军人过来把我手放回身前。他在帐篷里倒了一皮口袋的糌粑让我背,还要一起背鞋子和碗。

往上面走了一点的时候,在一个树林里,汉人军队正在砍树枝。那时,汉人军队和跑到山上的人打了起来。

去阿宗寺[2]发愿结缘的两个人过来说:“他们两位在路上,应该是你的上师,非常受苦。”因此知道两位活佛还活着,我非常的欢喜。

汉人军队去了阿宗寺。天黑了,我被安置在厨房的灶旁边,还有很多汉族军人在那里。后来活佛仁波切来了,他被放在我左边。阿嘎尼玛被放在我右边,他没有穿衣服,向阿瑞仁波切说:“请赐给一件衣服。”活佛阿瑞只穿了一件长褂和一件上衣,没有其他的,就把上衣给了阿嘎尼玛。

这些传承祖师们在实修当中,忍辱承受所遇到的艰难困苦。这是大家今天要理解的中心和重点。这些祖师在危及珍贵生命之时,是用佛法来调伏自心,而不是生起贪嗔之心。

我和大家都不可能一直处于如同现今这般的安乐当中修法,也不可能一生当中如自己所愿而修行,有可能跟传承祖师和喇嘛仁波切一样,有一天也会处于这样一种艰难困苦之中。这些也是难以预料的。如果呈现这样的痛苦的时候,能不能把法和痛苦相融?或者把痛苦转为道用呢?大家要如是理解、应该如是奉行。

历代传承祖师如何修法,我们也应该随学奉行。以后修法时也应有如是的思维和意念:应该如历代传承祖师那样。他们如何面对痛苦,我也应该有同样的心理准备。

能否修正法、能否与上师无二无别?如理依教奉行自然都能做到这一切。但是仅仅在口头上说,但没有依教奉行的话,也无法做到。世间也有谚语说:“一切事情即模仿,模仿之中成善巧。”如理奉行的话,能够跟上师做到一样,能够和上师无二。

 

         

回    

【备注】
    此为弟子根据大恩上师讲法记录略作整理,更详细的内容请参考闻法录音。因能力有限,恐有错谬。故于大恩上师及道友面前忏悔!
    愿大恩上师法轮常转!信众法喜充满!早证菩提!

 

 



[1] 藏语语气用词,同“哎呦”。

[2] 又音译为:昂藏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